只想做牛媽 | 唔再做虎媽

by Mary Ann Mok (大頭媽/牛媽)

我的細囝叫牛仔,人家暱稱我做「牛媽」,但我曾經是一個「虎媽」。我痛恨自己曾有強迫孩子修讀坊間公式化語文及數學科目的黑豬紀錄。試過好儍瓜因為想女兒入讀自己心儀的小學,望著「宗教信仰」一欄掙扎應否剝奪女兒選擇宗教的自主權而展開腦交戰。曾經好迷失嘅我,更不能忘記因牛仔無心向學,晚晚將他毒打,直到他練成銅皮鐵骨,金剛不壞之身,才在沒他辦法的情況下自己投降。

 

曾經淪為「虎媽」所帶給孩子的不愉快經歷,或許這一輩子都不能抹去,但我承諾要每天努力學習做一個稱職的母親。

 

做人父母本來已經是一件很艱辛的事情,在香港這個壓力煲裏做家長就更加苦不堪言。孩子只得幾歳人仔,就要學七國語言,但諷刺的是每天卻未能有半句鐘和父母真情對話,皆因可憐的孩子已被千奇百怪的興趣班累透了,更遑論淪爲「運輸豬」的家長還有精力和子女溝通。

 

多接觸陽光與海灘可紓解孩子的壓力與情緒,令他們變得更開朗和積極。

 

 

讓孩子多參與運動和群體活動,既可鍛鍊他們的體能,更可提升他們的自我解決困難能力,令他們變得更獨立。

 

 

在沙灘長大的孩子,有無限空間給他們發揮創意。 

 

六零年代的香港仍是一個經濟未起飛的城市,生活迫人。當年的父母只抱着一家人有屋住、有飯開,已經很滿足。假若能夠供子女多讀點書,簡直是一種奢侈。那些年,一旦子女成為醫生或律師,一家人的生活質素就即時可得到提升,所以當年的父母無論節衣縮食,都要將子女送進大學的想法,我們可以完全理解。

可是今時今日的香港已經變得很富裕,現今家長亦比上一代父母多受教育,為何依然用着同一套思維,只盲目地相信子女在最頂級的學府畢業才有燦爛的人生?他們口口聲聲說要讓孩子快樂的成長,但他們可曾想過自己每天所做緊的一切,究竟是在滿足自己和周邊人所定下的框架, 還是真心從孩子的角度出發。

 

嘉諾撤聖方濟各書院雖不屬一般家長趨之若鶩的學院,但由該校培育出來的特首林鄭月娥(右)和大頭妹(左)卻有着自己的抱負,努力不懈地邁向自己定下的目標。本人建議家長選校時,多著重校風和教學理念,並按照子女的能力和自己的期望細心挑選。 

 

沒有人一生出來就懂得去做一個稱職的父母,自從孩子呱呱落地的一刻,每個父母每天都在學習中。亦因我曾淪為「虎媽」所帶給家人和自己不愉快的經歷、驅使我要提醒身邊家長朋友不要再泥足深陷「虎爸虎媽」的深淵。

當「虎媽」的日子一點也不好受,每天心力交瘁,身心俱疲,但換來只是家嘈屋閉,家人越來越疏離。我慶幸因重拾滑浪風帆,終把我從極沮喪和迷失的狀態中喚醒過來。這運動不但鍛鍊我有強健的體魄去應付公司日常繁重的工作和教育子女的重擔,周末出海的時間更可給我舒緩壓力,讓我可以享受寧靜和全屬自己的私人空間。

透過和大自然的接觸,我重拾初心,從此不再受別人的困擾。在風浪中,我可清晰地聽到一連串發自「真我」的答案,包括甚麼才是真正的快樂、甚麼才是自己最重要的核心價值、甚麼才是對孩子最重要的東西、甚麼才是對孩子真正的興趣等……

 

我很慚愧在孩子印象中是一個不懂煮飯的「無飯母親」。直到去年家傭放大假,我為家人下廚期間,才明白到一家人齊齊整整,安靜地在無手機干擾下分享一頓晚餐已是一件賞心樂事。「快樂」原來是如此簡單。

 

 

大頭妹(右)、牛仔(中)和爺爺(左)攝於蓮香樓。孩子和爺爺感情十分要好,一有空便會主動陪他歎早茶。很感激爺爺和已去逝的嫲嫲教懂他倆很多待人處世和人生道理,包括做人唔好怕蝕底、要有情義、知足和感恩......

 

滑浪風帆最引人入勝之處,在於我們每次出海都要面對不同的處境和環境因素,皆因每次的氣候、風速、水流、地理環境都不會盡同。我們只可靠累積的經驗、技術、判斷和耐力去操控帆板,達致「人帆合一」,和大自然共融。

從滑浪風帆中,我領會到「平衡」和「和諧」在人生中的重要性。以前的我只會固執地用自己那一套方法去處事,但現在我會嘗試多從老公和孩子的角度去思考,盡量平衡各方的需求,並且會將「家庭和諧」放在首位。至於孩子一下子做不來的事情或改掉不去的習慣,我學懂多給予對方時間和空間。

  

 

大頭妹(中)當年在「愛心十二跑」巧遇香港滑浪風帆奧運金牌得主李麗珊(右)和前滑浪風帆手黃德森(左)。年幼的她同時喜愛跳水和滑浪風帆,最後要二擇其一,全是由她去決定。假若當天遇上的是奧運金牌跳水得主伏明霞,她的歷史又會否因而改寫呢?

 

 

父母需要很多時間和耐性去發掘孩子的興趣所在。圖示牛爸正在協助年幼的牛仔,裝嵌出海的滑浪風帆裝備。滑浪風帆不知不覺地成為我家的共同興趣,帶給我和家人很多共同話題。

 

大頭妹曾經學習鋼琴卻沒有完成考試。當她愛上夏威夷小結他(ukulele)的時候,有音樂底子的她很快便能彈奏出自己喜愛的樂曲。音樂和藝術是用來陶冶性情和調劑身心,一旦變成求分數工具便會失卻了意義。

 

自從我把這領悟實踐到日常生活裏,家庭成員間慢慢產生了很神奇的化學作用,我們開始多了溝通和互相關懷,整個家庭突然變得和諧起來。近日,我很欣慰牛仔竟然立心制定了個人奮鬥目標,而且多了學習的動力,不再是一個只懂吃喝玩樂和要阿媽激心的傢伙。

 

每個孩子開竅的時間都不盡同,父母只可耐心給予孩子和自己更多時間和空間。孩子若能找到真正的興趣,學習動機自然會提升,並且會為奮鬥目標訂下計劃。圖示漸趨成熟的牛仔在法國受訓時,人變得開朗和自信。

 

 

(左起)鄭國輝、陳晞文、大頭妹和梁灝雋四位滑浪風帆運動員很幸運地找到自己的真正興趣,並以它確定自己的人生目標。滑浪風帆讓他們足跡遍及全球,廣結良朋,擴闊視野,滑出不一樣的人生  

 

最後,盼望家長們能夠放慢步伐,停一停、想一想:你和你的孩子生活得快樂嗎?要戰勝屋企班小魔怪,必要先戰勝自己。假若你不想把孩子弄至半死在跑道上,或你自己不想被你的孩子弄至半死在跑道上,我大頭媽/牛媽誠邀你這個炎夏,體驗一吓呢個「最具育兒啟發性」嘅運動 。

Related Posts

  • 破解標籤的魔咒 | 一切從垃圾說起
    破解標籤的魔咒 | 一切從垃圾說起

    by Mary Ann Mok (大頭媽/牛媽) 我係咪一件「垃圾」,唔係由你定斷。當你話人家係一件垃圾嘅同時,不如先問吓你自己又有幾咁唔似一件垃圾。當你標籤人家嘅時候,有無諗過後果會有幾嚴重?奉勸各位朋友,特別係天下嘅父母,無論你嘅子女有多激心,都千祈唔好再鬧佢哋係「垃圾」,唔好再話生舊叉燒好過生你。   「垃圾+垃圾+垃圾,從此唔再係一件垃圾......CURVO可能係世上垃圾中嘅極品。」 清明節剛過去,很傷感緬懷一個英年早逝的堂弟。年少時的堂弟,就是一個被社會標籤為無心向學,紀律欠奉,沒有前途的「垃圾」。當年,被視為冇得救的曳仔,大多會被屋企送往赤柱航海學校(赤航)寄宿。大概因為堂弟擺脫不了這個「垃圾」標籤,終於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其實,只要當年堂弟能夠容忍一時之氣,制定好自己的目標,再用一套正確的方法、堅毅不屈、持續向目標進發,深信他總有一日能夠狠狠還那些瞧不起他的人一個耳光。盼望在天國的他能看到這些年,赤航出了不少傑出校友,包括海事處副處長曾文清、著名填詞人鄭國江、運動健將謝瑞麟和戚浩賢,他倆為香港歷史性奪得亞洲帆船錦標賽420船種銀牌。此外,近年赤航更有不少學生考進大學,打破赤航仔讀唔成書嘅標籤。今時今日,透過赤航上下一心的多年努力,學生已在不同範疇包括紀律部隊、酒店業及餐飲業有良好的發展,睇怕現今已再沒有人引用「垃圾」一詞去標籤赤航仔了。  圖片提供: 謝...

  • Dance with the Dragon  | It takes Two to Tango
    Dance with the Dragon | It takes Two to Tango

    by Mary Ann Mok (Mui & Cowboy Mum)    If there is such a category as obstacle race in the Olympic Windsurfing, I have no doubt that the Hong Kong windsurfing athletes will sure to take the lead. One can never imagine how crowded Hong Kong can be especially when you have to squeeze into the subway train at rush hours, shuffle into a lift shoulder-to-shoulder…..queuing up for table at restaurants on holiday and not to mention the claustrophobic experience that you have to fight your way in the water when you go windsurfing at Hong Kong beaches.    A post shared by 捕風一族Hiwindlover (@...

  • 與龍共舞 | 締造和諧的海灘
    與龍共舞 | 締造和諧的海灘

    by Mary Ann Mok (大頭媽/牛媽 ) 假若奧運會滑浪風帆項目能加設障礙賽,深信香港運動員肯定坐亞望冠。活在香港這個地小人多的地方,香港人實在很哀哉! 每日除咗好可憐逼地鐵番工放工,仲要出盡九牛二虎之力,擠入呼吸大力啲都會過重嘅升降機,到咗假日又要和成村人爭位飲茶,就連去沙灘玩滑浪風帆都要擠在丁方嘅水裏滑行。 話雖如此,赤柱的泥鯭風(時大時細的窒風),加上障礙重重的環境限制,就正是孕育一等一滑浪風帆高手的搖籃。相信只有曾經在赤柱玩過水上活動的朋友,才能體會到要和滑浪風帆、帆船、快艇、獨木舟、立式划槳再加上龍舟一齊爭路的苦況,這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事情。假若你能在這極狹窄和交通極混亂的局面下殺出一條血路,你已可晉身一等一高手行列。   A post shared by 捕風一族Hiwindlover (@hiwindlover_water_sport_centre) on May 26, 2017 at 10:48pm PDT    錄像提供:捕風一族         當你可以在這史上最擠迫的航道滑行時,你已大有機會晉身滑浪風帆高手行列。 自從赤柱正灘水上活動中心啟用後,可供各水上活動器材下水進出的範圍已經變得很局限,再加上近年赤柱龍訓練中心的成立,海面上的交通就變得更惡劣。深信大家都明白到海灘是屬於大眾市民,而非個別水上活動中心或屬會,所以盼望大家...

  • 50s | Your Life Has Just Begun
    50s | Your Life Has Just Begun

    by Mary Ann Mok ( Mui & Cowboy Mum )All videos/photos courtesy of Headmaster Herbert NgWhen most people who enter their mid 50s start to find themselves worthless and useless, on the contrary I think that this moment is just the beginning of a gorgeous life. It is inevitable that we have to face physical decline, slow reflexes and mental capacities to diminish. However, as long as we can grasp the valuable lessons that we learned from our past experiences and develop it into our own life philosophy, I trust that we can all spice up the rest of our life and bring back all the fun, passio...

  • 夕陽無限好 人生剛起步
    夕陽無限好 人生剛起步

    by Mary Ann Mok (大頭媽/牛媽 )感謝校長Herbert Ng提供所有錄像/圖片當大部份活過半百歲的人在抱怨自己要登上垃圾車,準備跳進堆填區的時候,我卻相反地體驗到這刻才是絢爛人生的起步。年過五十,要面對體能下降,思路變得遲鈍是不爭的事實,但只要我們能好好把握前半生所經歷的甜酸苦辣,再融合從人生領悟到的道理,下半場的球賽,肯定會踢得更精彩。 六十歲才開始學跳傘、七十歲登陸珠穆朗瑪峰、八十歲在北極插旗,這一切壯舉都曾經令我感到很驚訝。可是當我經歷過今年滑浪風帆之旅後,我卻另有一番領悟。   Too old for adventure? Your life has just begun at 50s! Boracay trip part one🏄👧 . Stay tuned to our Boracay trip part two video! Lots of fun to share! Video courtesy: Headmaster Herbert Ng . #blog #travelblog #curvo #boracay #windsurfing #windsurfdiary #hksport #kitesurf #windsurf #travel #beach #paradise #sea #bluesea #ecofriendly #ad...

  • Everyone can make miracles
    Everyone can make miracles

        by Mary Ann Mok (Mui/Cowboy mum)“Who do you think will buy this piece of trash? Look at your markup, that‘s crazy! Mom…we put this Curvo website for over a month but up till now we still haven’t sold out a piece, do you think it‘s time to close down the shop? “ I was probably too preoccupied with the Curvo project and that is why the nightmare keeps haunting me. I expect sooner or later my daughter or my friends will ask me the above questions and so I might try to answer them in my blog now.  The main objective for putting this website up with my daughter is two-folded.  For me, I hop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