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做牛媽 | 唔再做虎媽

by Mary Ann Mok (大頭媽/牛媽)

我的細囝叫牛仔,人家暱稱我做「牛媽」,但我曾經是一個「虎媽」。我痛恨自己曾有強迫孩子修讀坊間公式化語文及數學科目的黑豬紀錄。試過好儍瓜因為想女兒入讀自己心儀的小學,望著「宗教信仰」一欄掙扎應否剝奪女兒選擇宗教的自主權而展開腦交戰。曾經好迷失嘅我,更不能忘記因牛仔無心向學,晚晚將他毒打,直到他練成銅皮鐵骨,金剛不壞之身,才在沒他辦法的情況下自己投降。

 

曾經淪為「虎媽」所帶給孩子的不愉快經歷,或許這一輩子都不能抹去,但我承諾要每天努力學習做一個稱職的母親。

 

做人父母本來已經是一件很艱辛的事情,在香港這個壓力煲裏做家長就更加苦不堪言。孩子只得幾歳人仔,就要學七國語言,但諷刺的是每天卻未能有半句鐘和父母真情對話,皆因可憐的孩子已被千奇百怪的興趣班累透了,更遑論淪爲「運輸豬」的家長還有精力和子女溝通。

 

多接觸陽光與海灘可紓解孩子的壓力與情緒,令他們變得更開朗和積極。

 

 

讓孩子多參與運動和群體活動,既可鍛鍊他們的體能,更可提升他們的自我解決困難能力,令他們變得更獨立。

 

 

在沙灘長大的孩子,有無限空間給他們發揮創意。 

 

六零年代的香港仍是一個經濟未起飛的城市,生活迫人。當年的父母只抱着一家人有屋住、有飯開,已經很滿足。假若能夠供子女多讀點書,簡直是一種奢侈。那些年,一旦子女成為醫生或律師,一家人的生活質素就即時可得到提升,所以當年的父母無論節衣縮食,都要將子女送進大學的想法,我們可以完全理解。

可是今時今日的香港已經變得很富裕,現今家長亦比上一代父母多受教育,為何依然用着同一套思維,只盲目地相信子女在最頂級的學府畢業才有燦爛的人生?他們口口聲聲說要讓孩子快樂的成長,但他們可曾想過自己每天所做緊的一切,究竟是在滿足自己和周邊人所定下的框架, 還是真心從孩子的角度出發。

 

嘉諾撤聖方濟各書院雖不屬一般家長趨之若鶩的學院,但由該校培育出來的特首林鄭月娥(右)和大頭妹(左)卻有着自己的抱負,努力不懈地邁向自己定下的目標。本人建議家長選校時,多著重校風和教學理念,並按照子女的能力和自己的期望細心挑選。 

 

沒有人一生出來就懂得去做一個稱職的父母,自從孩子呱呱落地的一刻,每個父母每天都在學習中。亦因我曾淪為「虎媽」所帶給家人和自己不愉快的經歷、驅使我要提醒身邊家長朋友不要再泥足深陷「虎爸虎媽」的深淵。

當「虎媽」的日子一點也不好受,每天心力交瘁,身心俱疲,但換來只是家嘈屋閉,家人越來越疏離。我慶幸因重拾滑浪風帆,終把我從極沮喪和迷失的狀態中喚醒過來。這運動不但鍛鍊我有強健的體魄去應付公司日常繁重的工作和教育子女的重擔,周末出海的時間更可給我舒緩壓力,讓我可以享受寧靜和全屬自己的私人空間。

透過和大自然的接觸,我重拾初心,從此不再受別人的困擾。在風浪中,我可清晰地聽到一連串發自「真我」的答案,包括甚麼才是真正的快樂、甚麼才是自己最重要的核心價值、甚麼才是對孩子最重要的東西、甚麼才是對孩子真正的興趣等……

 

我很慚愧在孩子印象中是一個不懂煮飯的「無飯母親」。直到去年家傭放大假,我為家人下廚期間,才明白到一家人齊齊整整,安靜地在無手機干擾下分享一頓晚餐已是一件賞心樂事。「快樂」原來是如此簡單。

 

 

大頭妹(右)、牛仔(中)和爺爺(左)攝於蓮香樓。孩子和爺爺感情十分要好,一有空便會主動陪他歎早茶。很感激爺爺和已去逝的嫲嫲教懂他倆很多待人處世和人生道理,包括做人唔好怕蝕底、要有情義、知足和感恩......

 

滑浪風帆最引人入勝之處,在於我們每次出海都要面對不同的處境和環境因素,皆因每次的氣候、風速、水流、地理環境都不會盡同。我們只可靠累積的經驗、技術、判斷和耐力去操控帆板,達致「人帆合一」,和大自然共融。

從滑浪風帆中,我領會到「平衡」和「和諧」在人生中的重要性。以前的我只會固執地用自己那一套方法去處事,但現在我會嘗試多從老公和孩子的角度去思考,盡量平衡各方的需求,並且會將「家庭和諧」放在首位。至於孩子一下子做不來的事情或改掉不去的習慣,我學懂多給予對方時間和空間。

  

 

大頭妹(中)當年在「愛心十二跑」巧遇香港滑浪風帆奧運金牌得主李麗珊(右)和前滑浪風帆手黃德森(左)。年幼的她同時喜愛跳水和滑浪風帆,最後要二擇其一,全是由她去決定。假若當天遇上的是奧運金牌跳水得主伏明霞,她的歷史又會否因而改寫呢?

 

 

父母需要很多時間和耐性去發掘孩子的興趣所在。圖示牛爸正在協助年幼的牛仔,裝嵌出海的滑浪風帆裝備。滑浪風帆不知不覺地成為我家的共同興趣,帶給我和家人很多共同話題。

 

大頭妹曾經學習鋼琴卻沒有完成考試。當她愛上夏威夷小結他(ukulele)的時候,有音樂底子的她很快便能彈奏出自己喜愛的樂曲。音樂和藝術是用來陶冶性情和調劑身心,一旦變成求分數工具便會失卻了意義。

 

自從我把這領悟實踐到日常生活裏,家庭成員間慢慢產生了很神奇的化學作用,我們開始多了溝通和互相關懷,整個家庭突然變得和諧起來。近日,我很欣慰牛仔竟然立心制定了個人奮鬥目標,而且多了學習的動力,不再是一個只懂吃喝玩樂和要阿媽激心的傢伙。

 

每個孩子開竅的時間都不盡同,父母只可耐心給予孩子和自己更多時間和空間。孩子若能找到真正的興趣,學習動機自然會提升,並且會為奮鬥目標訂下計劃。圖示漸趨成熟的牛仔在法國受訓時,人變得開朗和自信。

 

 

(左起)鄭國輝、陳晞文、大頭妹和梁灝雋四位滑浪風帆運動員很幸運地找到自己的真正興趣,並以它確定自己的人生目標。滑浪風帆讓他們足跡遍及全球,廣結良朋,擴闊視野,滑出不一樣的人生  

 

最後,盼望家長們能夠放慢步伐,停一停、想一想:你和你的孩子生活得快樂嗎?要戰勝屋企班小魔怪,必要先戰勝自己。假若你不想把孩子弄至半死在跑道上,或你自己不想被你的孩子弄至半死在跑道上,我大頭媽/牛媽誠邀你這個炎夏,體驗一吓呢個「最具育兒啟發性」嘅運動 。

Related Posts

  • 山竹的啟示 | 香港勁揪精神
    山竹的啟示 | 香港勁揪精神

    by Mary Ann (大頭媽/牛媽 ) 感謝長洲滑浪風帆中心、Chan King Yin, David Cheung, Kevin Tam, Kit Man, Lau B, Shek O Bill & Uncle Black 提供錄像/圖片   自去年颱風「天鴿」和「柏克」連環襲港,到今年的強颱風「山竹」再次肆虐,破壞力一次比一次強勁、災情一次比一次嚴峻。慶幸颱風襲港期間沒有致命個案,大部份地區的設施依舊安好,但當我們僥倖仍安然活着在這一遍福地之際,大家可有悟出如何抵禦日後更強勁的超強颱風和面對瞬息萬變的世界?     圖片提供:David Cheung & Uncle Black 強颱風「山竹」的破壞力比去年的「天鴿」更具威力。圖示於長洲往直升機場的一段小路,全被摧毁。     圖片提供:Shek O Bill  強颱風「山竹」襲港,石澳海灘翻起滔天巨浪,十分駭人。    有時會諗,點解香港人愈嚟愈無創意,競爭力愈嚟愈弱……香港嘅光輝歲月係咪真係一去無回頭?在怨氣沖天,努力同回報不成正比,更要糾結於生存之上生活之下呢類問題,真係會聞得出呢代香港人嘅「頹」。 但只要我哋換過角度,接受環境改變唔能夠好似「多啦A夢」打開隨意門一步到位,咁件事又好似唔係咁灰喎。總之無論身邊的人有多頹,自己要先跳出負面嘅框框,堅守自己嘅信念,保持內心嗰份熱誠,即使面對無數挫折和...

  • Enlightenment of Mangkhut | Hong Kong Spirit
    Enlightenment of Mangkhut | Hong Kong Spirit

    by Mary Ann Mok ( Mui & Cowboy Mum ) Video/photo courtesy of Cheung Chau Windsurfing Centre, Chan King Yin, David Cheung, Kevin Tam, Kit Man, Lau B, Shek O Bill & Uncle Black    Since typhoon Hato and Parker hit Hong Kong last year, this year’s strong typhoon Mangkhut has once again raged Hong Kong, and the destructive power is more severe than once. Fortunately, there were no fatal cases during the typhoon and most of the facilities in the area are still in good condition. However, while we are lucky to have escaped from this disaster, have we thought about how to resist the upcom...

  • A Dream Bigger than the Olympics | Hiwindlover
    A Dream Bigger than the Olympics | Hiwindlover

    by Mary Ann Mok ( Mui & Cowboy Mum ) Video/photo courtesy of Hiwindlover Water Sport Center, Kit Man, Kin ThreeSixty & Ricky Wong   Participating in the Asian Games and the Olympics is the goal of every athlete. Winning medals is even more of an athlete's dream. For most athletes, with the cheers and dazzling lights on the podium, they will retreat and draw a perfect ending for their dreams. For a true athlete, the Olympics is definitely not his final goal. "Dream will not end in his life. Whenever a dream is accomplished, it is actually the beginning of another bigger dream." In Ho...

  • 一個比奧運更大的夢 | 捕風一族
    一個比奧運更大的夢 | 捕風一族

     by Mary Ann Mok (大頭媽/牛媽 )   感謝捕風一族、Kit Man、Kin ThreeSixty & Ricky Wong提供錄像/圖片   出戰亞運再戰奧運是每一個運動員的奮鬥目標。奪取獎牌更是運動員的夢想。對於一般運動員來說,隨着頒獎台上此起彼落的的歡呼聲和璀璨耀目的閃燈過後,便會功成身退,為夢想畫上完美的句號......  可是在一個真正運動員的生涯裏,奧運站絕對不是他的終點站。「夢想在他的生命裏並不會有完結,每當完夢的一刻,其實是另一個更大夢想的開始」。在香港這個一切以金錢掛帥的地方,追夢在眾人眼中是多麼奢侈的一件事。要立志成為一個全職運動員,本來已經是一件很艱巨的事情,更何況追完一個夢又再去追另一個夢,這簡直是痴人說夢話。 獨一無二的Curvo作品,全為至愛的朋友特別鑄造,每一件都載著最真摯的祝福,給予造夢者最大的支持。圖示當年送贈「智慧夫婦」的一對裝飾擺設,寓意兩人各具所長,藉此鼓勵他們互相磨合,並肩追逐一個比一個更大的夢想。   很慶幸能夠從浪風帆認識到一對很優秀的運動員夫婦,這對已退役的士生土長絕配,正打破港人的世俗框框,切切實實將這個浪漫故事搬到我們的眼前。主角何智豪(Hoho)和陳慧琪(琪琪)由隊友、戀人至夫妻(暱稱「智慧夫婦」)多年來一直並肩代表香港參戰多項滑浪風帆國際賽事。曾兩度代表香港出戰奧運的Hoho雖然未能如願和妻子...

  • Windsurf Mum | Say Bye to Tiger Mum
    Windsurf Mum | Say Bye to Tiger Mum

    by Mary Ann Mok ( Mui & Cowboy Mum ) My younger son’s nickname is “Cowboy” and hence my friends called me “Cow Mum”. I wonder if you know I was once a Tiger Mum which I regret so much.     I regret being once a Tiger Mum which leaves deep and lasting scars in my children’s memories. This indelible taint in my life prompted me to learn to be a “good mother” from now onwards.   It took me a very long time before I can get rid of this nightmare. Even today, I cannot forgive myself forcing my kids to take supplementary lessons which they are drilled like mechanical robots. In order to put ...

  • 我的日本兒子 |  池田健星
    我的日本兒子 | 池田健星

    by Mary Ann Mok(大頭媽/牛媽) 特別鳴謝 : 宮野幹弘(Mikihiro Miyano)及黃德森    「只要有夢想,凡事可成真 。」盼望天下母親能鼓勵自己的孩子去發掘他們的夢想,然後無限量支持他們去完夢。池田健星(左)與大頭媽/牛媽(右)攝於家中。   對我來說滑浪風帆不單只是一項強身健體運動,它令人和大自然共融,讓我們遠離繁囂,紓解壓力,淨化心靈。滑浪風帆令人着迷之處,是你每次出海所面對的狀況都不會相同,所以每次都會有不同的體驗。亦因如此,滑浪風帆讓我滑出很多人生領悟。  滑浪風帆是我大頭家/牛家*一個聯繫點,事關我們一家大細都熱愛水上活動。那股瘋狂程度可以從給亞仔歷屆老師們質疑我牛媽,點解馬君臨每篇週記都只是記述海灘,甚至往海外旅遊都逃離不掉海灘魔掌便知道有多嚴重。 (註: 大頭家/牛家* - 大女兒馬君正又名「大頭妹」;兒子馬君臨又名牛仔,因此朋友暱稱我家為「大頭家」/「牛家」。) 我興幸愛上滑浪風帆,因為它讓我結識到世界各地的朋友,它把我刻板的生活變得多彩多姿。  話說李麗珊(暱稱珊潺,第一位香港滑浪風帆金牌得主)、黃德森 (暱稱森仔,前香港滑浪風帆手;李麗珊丈夫)和宮野幹弘(Mikihiro Miyano 現任日本滑浪風帆隊教練)因滑浪風帆結緣,其後更成為好朋友。  由於幹弘到長洲比賽和訓練的時侯,往往都會在珊潺家中留宿,並且得到珊潺家人盛情款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