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日本兒子 | 池田健星

by Mary Ann Mok(大頭媽/牛媽

特別鳴謝 : 宮野幹弘(Mikihiro Miyano)及黃德森 

 

「只要有夢想,凡事可成真 。」盼望天下母親能鼓勵自己的孩子去發掘他們的夢想,然後無限量支持他們去完夢。池田健星(左)與大頭媽/牛媽(右)攝於家中。

 

對我來說滑浪風帆不單只是一項強身健體運動,它令人和大自然共融,讓我們遠離繁囂,紓解壓力,淨化心靈。滑浪風帆令人着迷之處,是你每次出海所面對的狀況都不會相同,所以每次都會有不同的體驗。亦因如此,滑浪風帆讓我滑出很多人生領悟。 

滑浪風帆是我大頭家/牛家*一個聯繫點,事關我們一家大細都熱愛水上活動。那股瘋狂程度可以從給亞仔歷屆老師們質疑我牛媽,點解馬君臨每篇週記都只是記述海灘,甚至往海外旅遊都逃離不掉海灘魔掌便知道有多嚴重。 (大頭家/牛家* - 大女兒馬君正又名「大頭妹」;兒子馬君臨又名牛仔,因此朋友暱稱我家為「大頭家」/「牛家」。

我興幸愛上滑浪風帆,因為它讓我結識到世界各地的朋友,它把我刻板的生活變得多彩多姿。 

話說李麗珊(暱稱珊潺,第一位香港滑浪風帆金牌得主)、黃德森 (暱稱森仔,前香港滑浪風帆手;李麗珊丈夫)和宮野幹弘(Mikihiro Miyano 現任日本滑浪風帆隊教練)因滑浪風帆結緣,其後更成為好朋友。 

由於幹弘到長洲比賽和訓練的時侯,往往都會在珊潺家中留宿,並且得到珊潺家人盛情款待,漸漸他便與珊潺和森仔建立了一段很特別的情緣。 

完成比賽和訓練後,「喪玩狂食」就是運動員最開心的時刻。 健星(左四)、大頭妹(右三)、牛仔(右二)和宮野幹弘(右一)與香港滑浪風帆隊隊員於火鍋店大快朶頤。

  

大頭爸/牛爸(左)、宮野幹弘(左二)、健星(中)和牛仔(右) 與香港及日本滑浪風帆隊隊員於潮州飯店用膳。

 

數年前,近農曆新年的一個晚上,牛爸告知全家日本滑浪風帆隊將會到香港進行訓練, 於是幹弘透過森仔把池田健星安排到我家寄居。起初,雙方都不大習慣與陌生人相處,加上語言上的障礙,大家都在大玩猜謎遊戲般中交往。 

自此之後,經過第一次的文化交流,健星漸漸和我家熟落起來,並且建立了深厚的情緣。雙方更把對方視作親人般看待,香港已變成他另一個家。其後健星多次來港比賽和訓練,我們乾脆給他屋企鑰匙,好讓他方便進出。 

 

第二次來港的健星開始和我家熟落起來,自始香港變成他另一個家。健星臨別時特選了兩隻杯子送贈大頭妹和牛仔,讓他們緊記大家一起相處的快樂時光。他的英文和廣東話更一次比一次進步。

健星很有心思,每次來港都會特別選購我們喜愛的日本零食。

 

現在的健星已很熟悉香港的風土人情。他除了會用簡單廣東話說出「早晨」、「唔該」、「前面有落」等日常用語句外,聰明的他更能分辨出「快x啲」和「死 X街」隸屬污言穢語,不能胡亂使用。

出外用餐時,健星已經能夠操純正廣東話點選他最愛吃的小籠包和雲吞麵。不用訓練的日子,他會捐窿捐罅搵到去「許留山」發掘美味的甜品。總言之,只要讓他多來幾次訓練,他肯定會變成一個「香港通」。 

透過文化交流 ,雙方的孩子都有很大的得着。除可更深入認識到其他國家的文化習俗外,也學懂和別人相處,變得更成熟、獨立和自信。

滑浪風帆隊隊員往海外訓練和比賽時,所有起居飲食都要靠自己。健星在港訓練期間學會煮一些他喜愛的中國菜。圗示健星第一次學煑淸炒菜心,有板有眼。

 

 健星對CURVO產品充滿好奇,嚷著要試穿戴各款飾物及充當品牌的模特兒

 

很感謝森仔和幹弘這個巧妙安排,為大頭家/牛家多添一名聰明可愛的家庭成員。健星和別的運動員同樣在追求一個奧運夢.....然而每一個成功運動員的路都不會易走,當中定必經歷無數挫敗、失意和低潮。作為一個母親,我深信路該由孩子來抉擇,只盼望這面CURVO 鏡子和十字架一直陪伴着我的日本兒子完夢。

 

 

健星對十字架設計情有獨鍾,大頭媽/牛媽贈他鏡子和十字架(中),支持他的奧運夢。

 

大頭媽/牛媽和健星經常保持聯繫,分享日常點滴。書信間大家互相勉勵,並叮囑對方要堅持和好好享受尋夢的過程。

 

大頭媽/牛媽(右)在神奈川縣作客,得到健星母親(左)盛情款待。健星母親是廚藝高手,當日她為我烹調的美味晚餐加上第一次遇上地震,都教我沒齒難忘。

 

於二手古著店內,芸芸眾多衣物中,竟能找到與健星帆號(JPN 5) 一樣的T-shirt,實在令人難以置信,令我更珍惜這份由滑浪風帆帶給我的情緣。

大頭妹(左)、牛仔(中)及健星(右)在澎湖舉行的2017 RS:X亞洲滑浪風帆錦標賽晚宴喜相逢。盼望他三人好好享受尋夢的過程,和珍惜這份寶貴的情誼。

 

 

Related Posts

  • 只想做牛媽 | 唔再做虎媽
    只想做牛媽 | 唔再做虎媽

    by Mary Ann Mok (大頭媽/牛媽) 我的細囝叫牛仔,人家暱稱我做「牛媽」,但我曾經是一個「虎媽」。我痛恨自己曾有強迫孩子修讀坊間公式化語文及數學科目的黑豬紀錄。試過好儍瓜因為想女兒入讀自己心儀的小學,望著「宗教信仰」一欄掙扎應否剝奪女兒選擇宗教的自主權而展開腦交戰。曾經好迷失嘅我,更不能忘記因牛仔無心向學,晚晚將他毒打,直到他練成銅皮鐵骨,金剛不壞之身,才在沒他辦法的情況下自己投降。   曾經淪為「虎媽」所帶給孩子的不愉快經歷,或許這一輩子都不能抹去,但我承諾要每天努力學習做一個稱職的母親。   做人父母本來已經是一件很艱辛的事情,在香港這個壓力煲裏做家長就更加苦不堪言。孩子只得幾歳人仔,就要學七國語言,但諷刺的是每天卻未能有半句鐘和父母真情對話,皆因可憐的孩子已被千奇百怪的興趣班累透了,更遑論淪爲「運輸豬」的家長還有精力和子女溝通。   多接觸陽光與海灘可紓解孩子的壓力與情緒,令他們變得更開朗和積極。     讓孩子多參與運動和群體活動,既可鍛鍊他們的體能,更可提升他們的自我解決困難能力,令他們變得更獨立。     在沙灘長大的孩子,有無限空間給他們發揮創意。    六零年代的香港仍是一個經濟未起飛的城市,生活迫人。當年的父母只抱着一家人有屋住、有飯開,已經很滿足。假若能夠供子女多讀點書,簡直是一種奢侈。那些年,一旦子女成為醫生或律師,一家人的生活質素就即時...

  • My Japanese Son | Kensei Ikeda
    My Japanese Son | Kensei Ikeda

    by Mary Ann Mok ( Mui & Cowboy Mum ) Acknowledgement to Mikihiro Miyano and Sam Wong   GO GO GO…..pursue your dream my child. Japanese son, Kensei Ikeda (left)  picture with Mui & Cowboy Mum (right) at home.   Windsurfing to me is something more than mere exercise. It is a representative of a number of things: a healthy life balance, harmony between nature, a life philosophy….It enables me to live my life to the fullest.  The sport provides me priceless experiences and great opportunities to meet fascinating people around the world. These are the wonderful things that I wish to sha...

  • NOBODY is trash | CURVO is not trash
    NOBODY is trash | CURVO is not trash

    by Mary Ann Mok (Mui & Cowboy Mum)  When you label someone as trash, have you ever think of the consequence? Labels suck. So do labellers. I beg you all not to use derogatory terms to label people. Parents in particular, don’t ever use such labels to hurt your children any more. Such consequences can always be so destructive that is far beyond your imagination…..   NOBODY is trash. CURVO is not trash….. Every CURVO has a story behind. Ching Ming Festival, a traditional Chinese festival also known as Tomb Sweeping Day has just passed. It was sad to remember a cousin who died young.  Ever...

  • 破解標籤的魔咒 | 一切從垃圾說起
    破解標籤的魔咒 | 一切從垃圾說起

    by Mary Ann Mok (大頭媽/牛媽) 我係咪一件「垃圾」,唔係由你定斷。當你話人家係一件垃圾嘅同時,不如先問吓你自己又有幾咁唔似一件垃圾。當你標籤人家嘅時候,有無諗過後果會有幾嚴重?奉勸各位朋友,特別係天下嘅父母,無論你嘅子女有多激心,都千祈唔好再鬧佢哋係「垃圾」,唔好再話生舊叉燒好過生你。   「垃圾+垃圾+垃圾,從此唔再係一件垃圾......CURVO可能係世上垃圾中嘅極品。」 清明節剛過去,很傷感緬懷一個英年早逝的堂弟。年少時的堂弟,就是一個被社會標籤為無心向學,紀律欠奉,沒有前途的「垃圾」。當年,被視為冇得救的曳仔,大多會被屋企送往赤柱航海學校(赤航)寄宿。大概因為堂弟擺脫不了這個「垃圾」標籤,終於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其實,只要當年堂弟能夠容忍一時之氣,制定好自己的目標,再用一套正確的方法、堅毅不屈、持續向目標進發,深信他總有一日能夠狠狠還那些瞧不起他的人一個耳光。盼望在天國的他能看到這些年,赤航出了不少傑出校友,包括海事處副處長曾文清、著名填詞人鄭國江、運動健將謝瑞麟和戚浩賢,他倆為香港歷史性奪得亞洲帆船錦標賽420船種銀牌。此外,近年赤航更有不少學生考進大學,打破赤航仔讀唔成書嘅標籤。今時今日,透過赤航上下一心的多年努力,學生已在不同範疇包括紀律部隊、酒店業及餐飲業有良好的發展,睇怕現今已再沒有人引用「垃圾」一詞去標籤赤航仔了。  圖片提供: 謝...

  • Dance with the Dragon  | It takes Two to Tango
    Dance with the Dragon | It takes Two to Tango

    by Mary Ann Mok (Mui & Cowboy Mum)    If there is such a category as obstacle race in the Olympic Windsurfing, I have no doubt that the Hong Kong windsurfing athletes will sure to take the lead. One can never imagine how crowded Hong Kong can be especially when you have to squeeze into the subway train at rush hours, shuffle into a lift shoulder-to-shoulder…..queuing up for table at restaurants on holiday and not to mention the claustrophobic experience that you have to fight your way in the water when you go windsurfing at Hong Kong beaches.    A post shared by 捕風一族Hiwindlover (@...

  • 與龍共舞 | 締造和諧的海灘
    與龍共舞 | 締造和諧的海灘

    by Mary Ann Mok (大頭媽/牛媽 ) 假若奧運會滑浪風帆項目能加設障礙賽,深信香港運動員肯定坐亞望冠。活在香港這個地小人多的地方,香港人實在很哀哉! 每日除咗好可憐逼地鐵番工放工,仲要出盡九牛二虎之力,擠入呼吸大力啲都會過重嘅升降機,到咗假日又要和成村人爭位飲茶,就連去沙灘玩滑浪風帆都要擠在丁方嘅水裏滑行。 話雖如此,赤柱的泥鯭風(時大時細的窒風),加上障礙重重的環境限制,就正是孕育一等一滑浪風帆高手的搖籃。相信只有曾經在赤柱玩過水上活動的朋友,才能體會到要和滑浪風帆、帆船、快艇、獨木舟、立式划槳再加上龍舟一齊爭路的苦況,這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事情。假若你能在這極狹窄和交通極混亂的局面下殺出一條血路,你已可晉身一等一高手行列。   A post shared by 捕風一族Hiwindlover (@hiwindlover_water_sport_centre) on May 26, 2017 at 10:48pm PDT    錄像提供:捕風一族         當你可以在這史上最擠迫的航道滑行時,你已大有機會晉身滑浪風帆高手行列。 自從赤柱正灘水上活動中心啟用後,可供各水上活動器材下水進出的範圍已經變得很局限,再加上近年赤柱龍訓練中心的成立,海面上的交通就變得更惡劣。深信大家都明白到海灘是屬於大眾市民,而非個別水上活動中心或屬會,所以盼望大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