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給自己一個機會展開一場冒險

by Mui

2018 年,給自己一個機會去找尋屬於你的答案。你只有活一次的機會。
只有一次機會,跳岀自己的舒適圈,展開一場冒險。

初生之犢不畏虎,指比喻閱歷不深的年輕人敢說敢作,無所畏懼。 勇氣與魯莽只是一線之差,已真正的勇氣並不是不帶有畏懼,而是持續面對自己的恐懼,卻努力克服。


 

我7歲開始滑浪風帆。 有一個問題在我心中14年,在幾個月前才開始找到端倪。 這個問題看似簡單但卻是挻複雜-什麼是滑浪風帆?

別人說我狂,一個去追風浪,但我很清楚若不去經歷、不去闖闖,根本不會找到真正的答案。要解開心中的疑團,沒有比自己找出真相更實際的辦法。一個人走上一絛不同的路,一個人去陌生的地方,一個人不惜一切找尋屬於自己的答案,寂寞嗎? 對一般人來說是,不過,當你最要好的朋友是風和浪,這倒是一種「板仔的浪漫」!


2017年,我在台東下了人生第一道浪,成為香港第一個female wave sailing windsurfer。很希望我的追浪之旅能夠激發更多的人勇敢追求他們熱衷的事情,並讓更多人了解和接觸wave sailing。

在過去的五年裏,在RSX和Techno 293上作大量訓練,小時候也試過長板、速度板(slalom,formula)、短板(funboard,freeride),但就是從來沒試過在浪中wave sailing。 我對此非常好奇,因為小時候在很多滑浪風帆的視頻和雜誌中,看見外國滑浪風帆手們在Maui的巨浪中,以優美的姿態高速飛馳,高速畫破每一道浪(ripping)。他們從2米至10米的浪頂直躍而下,作出優美的跳躣動作,再完美地著水。從旁觀者角度看來,一切都看起來很神奇,一切都看似是不可能。

小時候對浪感到很好奇的我,向身邊的前輩請教,問他們到底在浪中滑浪風帆是什麼一回事。 但香港很少滑浪風帆手有wave sailing的經驗,幸而在機緣巧合下,我很幸運地走進wave的世界。

對於浪,我聽說過很多的說法。
依稀記起有一位從香港走到了台灣追風浪的老朋友,以前是這樣描述年輕時在台灣wave sailing的感覺。
「浪啊,就好像一輛大貨車,高速地在你背後 追著你。那時候,我真正地感受到大自然的力量,感覺到自己的渺小。」
有些外國的滑浪風帆手在網誌上則形容,在浪中滑浪風帆是最棒的體驗,令人嘗到滑浪人常說的"stoked",即是一種極度興奮的狂喜,精神上感覺到人板合一,與風浪相融...... 在浪中滑浪風帆是人生最棒的事,也是最寧靜和最專注"in the zone"的時候。

但有些試過wave sailing的滑浪風帆手則說浪很可怕,一失足掉帆,會被大浪捲著,被它直捲到岸邊或旁邊的礁石受傷。在浪中滑浪風帆跟比賽速度的,同樣是滑浪風帆,但卻是完全两種不同的事。


傳奇台灣籍廚師江振誠曾在自傳裏提及:

「我一直在學法國菜,卻從來沒有到過法國,法國人的道地口味是什麼呢?
要做出連法國人都覺得道地的法國菜,才算真正瞭解到法國料理的精隨吧!」

而我滑浪風帆14年,就是覺得在大浪中「滑浪」風帆(wind"surfing")過,才算真正瞭解到滑浪風帆的精隨吧!這個想法一直在我的腦海裡打轉。我一直很熱愛滑浪風帆,所以希望能全面地了解滑浪風帆。只是認識到滑浪風帆的一小部分對我來言是不足夠的,因此我便開始了追浪之旅,希望能遂步解答到自己心中的問題-什麼是滑浪風帆?


-待續
 

 圖: Mui 在台東inside

 

 

 

 

 

 

 

 

 

Related Posts

  • 培育無補過習25分LOCAL滑浪風帆妹  放手讓子女撞板跳崖吧!
    培育無補過習25分LOCAL滑浪風帆妹 放手讓子女撞板跳崖吧!

      電視餸飯 我們家沒有「電視餸飯」這一回事,從小訓練專心做好一件事,吃飯時吃飯,溫習時溫習,遊戲時遊戲。所以我們做事都很專注,因為我們家的小孩都一定要做完所有功課,星期六日先可以落沙灘玩。我們假日通常都是去沙灘,很少待在家。 打機 我們家從來也沒有遊戲機,也很少買玩具,基本上大部分既玩具都係用身邊既癈物自製成,弟弟用報紙做成的劍,蛋糕盒既硬卡紙做成既換衫紙板公仔,送貨既大紙箱做成既屋子城堡,海邊撿回家既貝殼。雖然有時候都會好羨慕同輩有好多玩具,衣來張手,飯來張口,但因為如此,我們都比同年既小孩有創意同遇到問題會變通。 小時候嫲嫲經常陪我地去街玩,接觸大自然,加上一吾洗番學就落沙灘玩。我們童年都好幸福,不會只有上課和補習。(我們家的孩子從來沒有補習的。) 書  從小到中學,我都從來沒有打機既習慣,最大原因係我地屋企係吾會買遊戲機我地,食飯都吾習慣禁電話。小學到中學,娛樂就是滑浪風帆,閱讀和畫畫。以前看很多小說,尤其金鏞和衞斯理的作品為多。高峰時期,可以一整天閱讀,有時候六小時多才停下來,但奈何就是對英文書沒有興趣。至於英文,則是靠每天零碎的搭車時間,閱讀免費報紙Standard,不懂的字詞立即用手機字典查看,以日積月累的方式學生字、學文法。閱讀的習慣,為我打好語文根基,在高中時沒有怎樣上課,語文成績也算是不俗。 冒險 媽媽是個冒險家,很獨立,而且親和力高,年輕時喜歡到處旅行交...

  • DSE中英文口試5    一星期五日出海   無補過習local滑浪風帆妹
    DSE中英文口試5 一星期五日出海 無補過習local滑浪風帆妹

    by 只會跟海說話的風帆妹  世上沒有不勞而獲的事,但只要肯付出,即使本來能力不足的人,也可以獲得很大的進步。   從小開始滑浪風帆,在海裏跟人說話的機會不多,所以從小到大性格比較靜,不會說很多話。滑浪風帆是個需要很獨立的運動,在海上遇上任何問題都要靠自己解決,海裏只有帆板和人。  在念中學時,大多時間也在海外比賽或訓練,一星期只有一两天上課,餘下的時間都在海裏,比起同年的同學與人溝通得很少。 香港學生運動員 困難重重   在香港當學生運動員實是不容易,運動員長時間在海外訓練和比賽,加上DSE的課程量多廣泛,缺席幾天已難以趕上學習進度,更何況長期缺課呢 ! 雖然我校校長極力支持學生追求夢想,老師熱心教學,但長期無法回校上課,所以基本上是自己自修學習的。( 我從來沒有到過補習名師或補習學校裏補習,但幸好學校給予學生頗大寛容度,好讓我彈性上下課,練習滑浪風帆。) 熱心義教老師  不斷重複的口試練習   中五下學期時,同學們都趕於練習DSE口試。在一次課堂口試練習時,老師發現我說話欠流暢,條理混亂,預計我DSE口試會不合格。.很幸運地,其中有位同學認識鄰校一位剛辭職的老師,在那段時間可以在晚上作義教,幫助我們這群迷途的小羔羊。 在考試前短短3個月,一個星期中有五天,訓練過後晚上都會跟同年朋友相約做口試練習。 DSE 中文口試題目花樣多,解題難度高,幸好有這位老...

  • A journey of a thousand miles begins with a single step
    A journey of a thousand miles begins with a single step

    by Mui Photo credits to Ringo Ng As Hong Kong is located in a sheltered location, there is no wave sailing spot here. Most of the windsurfers here were sailing in flat water condition. The only place we can find waves are in surf spots, and usually the waves are closing out and the waves here are usually driven by wind swell. In order to understand the ocean more, I started surfing in Big Wave Bay last year.   Everyone wondered why I suddenly started surfing and doubted that I lost my passion towards windsurfing. I didn't know how to explain myself at that time but now I can tell the truth...

  • 從你在的地方開始,用你有的東西,建造你的高樓  | 浪的初接觸
    從你在的地方開始,用你有的東西,建造你的高樓 | 浪的初接觸

    by Mui Photo credits to Ringo Ng   香港的地形關係,這裏沒有合適wave sailing的地方。 大部分適合滑浪風帆的海域都是flatwater,平水的。唯一找到一點浪的地方,都是滑浪浪點,所以我先選擇學習衝浪。   起初,人人都很奇怪為什麼我會突然開始衝浪,懷疑我對滑浪風帆失去了熱情。 那時候我確實不知道該怎樣解釋,但現在我可以很清楚地說出原由。 第一個原因,香港沒有wave sailing的地方。 第二個原因,滑浪風帆不像衝浪,衝浪人可以潛過大浪(duck dive),從浪底穿過,但滑浪風帆必須連帆帶板從浪面過去。 如果不清楚浪的結構、潮汐和水流,貿貿然下浪區wavesailing是很危險的。Wave sailing最大的困難是安全地出去(launching), 一旦失去平衡,從板上掉下來,大浪便會捲斷你的帆杆,甚至人也會被帆板擊中。   一開始學衝浪的地方是大浪灣。老實說,我是誤打誤撞地進入了浪的世界。我性格爽快,不怕陌生人,在機緣巧合下認識了我的衝浪師父。他教曉我如何「讀浪」,如何下浪,如何追浪等等,在短短三個月,我由完全不懂衝浪,掌握到基本的「讀浪」方法和衝浪技巧。還記得第一次衝3號風球的浪,心裹好怯好怕,師父當時對我說,「一係以後吾再玩,玩得就要放膽,決心吾夠會好危險。」大概是熱情和信念吧....還是心驚膽戰地爬了出海。   ...

  • Please allow yourself to take risk and go for what you love
    Please allow yourself to take risk and go for what you love

    by Mui Start your 2018 by thinking what you are passionate about and go all-in. You only have one chance to go for an adventure by all cost. The brutal truth is you only live once. Go and seek for the answer if you have a question in your heart. There is no better way than experiencing in finding the truth for yourself.    In 2017, I had my first waves in my life and had become the first female windsurfer in Hong Kong to get into waves. I really hope my solo trip in search of waves can inspire more people to go for what they love and ease common fear towards "wave sailing".    I started w...

  • CURVO再度啟航 
    CURVO再度啟航 

    by Mary Ann Mok (大頭媽/牛媽 )   我是一個滑浪風帆die hard粉絲,約廿年前開始,每次當我在海上飛馳過後,總愛在沙灘檢拾各種奇形怪狀的石頭、貝殼和玻璃碎片,回到家裏再把這些海洋瑰寶與一些被人遺棄的零碎雜件裝嵌成一件一件的小手作。     起初,我只隨心為自己創造出各款新奇趣怪的飾物。後來卻適逄友人有特別慶典時,我便嘗試用心為他們度身訂做一件別出心裁的禮物。而每次當我看見他們抱着這「只此一家」小禮物愛不釋手和那份不論用幾多錢都買不到的笑容,就變成創作CURVO品牌的原動力。  正當我如火如荼地把CURVO打造成一個自家品牌時,卻因為「大頭妹」(我的大女兒)的出生而驅使我要放棄CURVO這寶貝。  女兒很幸運,滑浪風帆把小小年紀的她帶到世界每一個角落,讓她結識到很多不同國藉的朋友,令她視野可以更遠大。她很感恩多年來得到帆會、學校、教練、各好友和親人的支持,讓她擁有一個不一樣的人生。  雙十年華的「大頭妹」漸漸體會到父母帶大一個孩子一點也不容易,過程更要作出無數的犧牲。前幾天,女兒偶爾翻起我廿年前的工作箱,閒聊間我們又談到這個給我遺棄了整整廿年的寶貝,後來她突然雙手握着兩個CURVO機械人仔,用一個很堅定的眼神和口吻跟我說:「媽媽子,這些年來你已為這個家出了不少力,此刻應該是你重拾你的生活和好好享受你想做的事情,現在請放心將你曾擱置的寶貝交由我替你帶大吧!...


1 comment

  • 恭喜你踏出新的一步追尋夢想。人生無夢和野獸無別,走肉行屍為生存而生活。windsurfing 沒有surfing 也一樣,就好像缺少這個運動的靈魂。佩服你的勇氣,羨慕你的機會。期待你將來分享更多,讓更多人為自己的夢想努力,無悔一生。

    Minko

Leave a comment